商品属性

南水入京仍超采

日期:2016年8月9日 09:36

今年7·20特大暴雨以来,全市形成水资源量达11.34亿立方米,其中,地下水7.15亿立方米。北京面对连续多年来干旱少雨的气候,遭遇一场特大暴雨,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北京缺水的现状?北京市地下水目前的状况如何?连年超采何时能够停止?建设应急水源地及南水北调工程又对地下水位回升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未来城市缺水的状态将通过何种方式改善?就以上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及专家。
  7·20特大暴雨后调蓄工程“锁水”363万立方米
  7·20特大暴雨以来,全市平原区地下水位回升0.79米,水位回升最大的为大兴区解州营站,回升值3.26米,其次为房山区回升1.68米,全市地下水储量增加4.0亿立方米。降水对地下水的后续补给还将持续,地下水位将继续回升,预计后续还会增加地下水储量约3.15亿立方米。
  “黄土不连天”的北京中心城区,沥青、水泥遍地,似乎并不存在“雨水收集”的有利客观条件。以往一场暴雨下来,雨水迅速沿着排水管道汇聚,顺着河渠流出北京。当排水不畅时,还会引发城市内涝。
  “这就是一个城市化的过程。”市水务局水资源处高工姜体胜坦言。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不透水面积比例大幅度提高,导致相同降雨条件下径流系数增大、洪峰提前、洪量增加,加大了城市防洪排涝压力,引发道路积水等问题,同时也造成雨水资源的流失。
  不过,就在这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城市中,雨水利用的能力已经越来越得到城市建设和管理者的重视。在“十二五”期间,北京市已经把雨洪综合利用纳入城市建设的各个领域,包括推广透水铺装、建设低洼草坪绿地、建设下沉式绿地及雨洪蓄滞区,利用砂石坑建设雨洪滞蓄区等,要把水留在地下、留在绿地、留在坑塘,大幅提高雨水的集蓄利用水平。
  7·20特大暴雨以来,西郊调蓄工程累计蓄水363万立方米。据记者了解,北京市防洪排水原则为“西蓄、东排、南北分洪”。西郊砂石坑蓄洪工程是北京市区防洪排水体系“西蓄”的重要组成部分。西蓄工程通过水体自然下渗,还可回补地下水,兼具生态、景观、休闲等功能,是海绵城市建设在京西的重点工程。
  此外,北京市还将加强海绵家园与海绵城市建设,充分利用公园、停车场、居民小区、产业园区等场所,每年建设“滞、渗、蓄、净、用、排”相结合的雨水收集利用设施100处以上,新建城区硬化地面可渗透面积达到40%以上。统筹考虑防涝安全与雨洪水利用,提高雨洪水综合利用能力,涵养地下水水源。
  南水缓解用水压力一定程度减少了地下水开采量
  南水进京后,北京用水压力有所减少,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地下水开采量。根据市自来水集团数据,南水日取用量已占城区供水总量的七成以上。此外,通过自备井置换、再生水利用以及推广节水器具等方式,减少并涵养地下水资源。
  水务部门表示,自备井不仅用于农业和绿化,更重要的是保障了部分小区及单位的供水。南水进京后,北京市启动自备井置换。目前,已有多个单位及小区的供水管线纳入市政管线。一方面能保证用水安全,缓解水碱;另一方面也可减少压采地下水。
  据记者了解,自备井全称“自备水源井”,是相对于城市公共供水而言的,主要是在城市建设初期或市政供水大管网未覆盖的区域,一些机关、企业、院校和小区自行开凿的水源井,以满足其生产、生活用水需求。其制水工艺相对简单,自备井水经过消毒处理后供给用户。自备井封存后,可对地下水进行涵养,对北京水资源保护起到重要作用。
  目前,国防大学自备井置换工程已完成,完全具备置换为市政自来水的条件。全部置换后,预计年置换水量约130万立方米,受益人口达3万人。自来水硬度从原来的410毫克/升降到160毫克/升,水碱现象将明显改善。
  数据显示,2015年,自来水集团完成105家小区(单位)的自备井置换工程,关停自备井157眼,置换水量4.55万立方米/日,受益人口近48万人。2020年前,北京将大力推进中心城区自备井置换工作,压减城区地下水开采量。按照优先安排供生活饮用自备井的原则,将城六区范围内(不含丰台河西地区)的自备井供水置换成市政管网供水,最终日置换水量约60万立方米,改善300万居民的供水水质。
  此外,针对外界对自备井监管存在不一致性的质疑,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研究自备井置换后管理制度,将制定相关监管措施和台账体系,对保留的自备井安装监测设施,实现自备井用水实时监控。
  回归应急备用功能最大地下水源已开始减采
  受全球气候变暖影响,加之连年干旱、降雨量骤减,作为供水“常规军”的地表水压力重重。为了支撑北京的用水需求,北京市曾“八方找水”,在平谷、怀柔、房山、昌平建立了4个地下应急水源地,同时向河北、长江调水,共有9类水源地在为京城供水。
  今年2月底,作为本市最大的地下水源,全力运转了12年的怀柔应急备用水。
 

所属类别: 新闻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