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属性

"一带一路"战略与中国环保企业“走出去”

日期:2016年12月22日 17:43

2013年,党中央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2013年9月,习近平正式在中亚第一大国哈萨克斯坦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议。东南亚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区域。2013年10月,习近平在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印度尼西亚提出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一、“一带一路”战略与环保产业发展

 

 

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标志着“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进入实质性阶段。《愿景与行动》提出,在投资贸易中,突出生态文明理念,加强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和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共建绿色丝绸之路;促进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严格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积极推进环保产业等领域的投资与合作。

 

可以看出,绿色化是“一带一路”合作的优先选择。而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途径也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一带一路”合作议题,既顺应国际发展潮流,也有利于我国加快生态文明建设。

 

 “一带一路”战略不仅强调地理和交通上的链接,更注重形成新的绿色可持续发展经济带,实现生态文明与丝绸之路历史的融合。市场、技术和资本是产业发展的三大基本驱动力。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实施,由此带来的潜在市场必将极大激发国内环保产业发展,同时也对环保企业的技术创新及资金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国环保产业“走出去”迎来重大发展机遇。

 

 

二、“一带一路”沿线生态环境概况

 

 

据统计,“一带一路”沿线约65个国家,其中不少国家是人类活动比较集中的地区,生态环境脆弱,投资与合作过程中将面临较大生态环境风险。

 

陆上丝绸之路沿线主要为中国和欧洲之间的欧亚大陆腹地,生态问题突出,已成为制约地区发展的障碍。而海上丝绸之路沿岸国家几乎全是发展中国家,诸如气候变化、自然海岸线大量丧失、陆源污染排放过量、生态灾害频发、渔业资源枯竭等海洋生态问题长期存在。以东南亚地区为例,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了空气跨国污染、水资源破坏、热带雨林锐减以及生物多样性减少、人口膨胀和资源消耗量飙升等各种环境问题。

 

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所占面积不到世界的40%,人口却占世界的70%以上,人口密度高出世界平均水平50%以上。境内水资源量只有世界的35.7%,但水资源开采量占世界的66.5%,同时使用了世界60%以上的化肥,因此对水资源和水环境的压力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另外,地区二氧化碳和温室气体排放量占世界总排放量的55%以上。沿线部分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发展方式粗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单位GDP能耗、原木消耗、物质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以上,单位GDP钢材消耗、水泥消耗、有色金属消耗、水耗、臭氧层消耗物质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或2倍以上。

 

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中有不少国家处于干旱、半干旱环境。其森林覆盖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有世界39.1%的哺乳类物种、32.2%的鸟类、28.9%的鱼类和27.8%的高等植物在受到威胁。地区的人均生态足迹虽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也超出了生态承载力的80%以上。

 

 

三、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环境风险剖析

 

 

1. 中国对外投资过程中对当地环境影响重视不够

 

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徐庆华曾表示,在发达国家,绿色运动起步较早,企业社会责任已成为社会共识和企业的行为准则。部分中国企业在这方面意识较为薄弱,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缺乏主观能动性。

 

国际社会普遍存在对“中国生态环境热钱”的忧虑,其根源在于,国家层面缺乏系统的对外投资环境法律法规或指导意见,企业层面则部分表现为片面追求短期经济利益而忽视长远的环境收益,最终表现为对于“走出去”的环境影响问题重视不够、措施不全、约束不力。

 

“走出去”的企业一般需遵循“投资属地原则”(即投资活动遵循所在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导致企业在投资决策中更多关注属地政府关系,而忽视环境风险,削减所在项目环境保护成本。

 

2. 企业投资地区和行业不平衡,导致局部环境问题突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环境敏感度较高,投资活动会对当地环境造成较大影响。中国对各国直接投资的增加,在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增大了对相关资源的开发,由此产生的污染物排放若不妥善处理,会产生负面的环境影响。

 

中国对外投资的行业分布不均衡,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采矿、建筑、木材和基础设施建设等行业。特别是近年来采矿业等资源性行业投资比重呈现日益上升的趋势,而这些资源密集产业的投资,如果不重视环境保护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对当地环境产生负面影响,使中国企业的经济活动面临生态环境风险,而因生态环境问题处置不当最终导致投资不可持续的问题与案例说明,生态环境保护已经成为对外投资的关键因素之一。

 

3.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环境管理基础薄弱

 

 “一带一路”沿线不少国家和地区环境管理基础弱。有些沿线国家对环境管理的基础信息和风险底数不清,环境监测监管、预警应急、管理能力存在较大差距,环境风险预防预警和管控能力低。

 

 

四、借助“一带一路”,中国环保企业走出去

 

 

共建“一带一路”,各国要共同应对生态环境方面的挑战,包括共同推动技术进步,加快技术扩散速度,以新技术优化生产方式,从源头上解决污染排放问题,把新技术应用于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

 

1.  “走出去”已具备初步条件

 

经过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我国环保产业在传统的工程建设、环保设备及产品制造等方面形成了明显优势,环境工程建设能力和环保设备及产品制造,不但能满足国内需求,也能为“走出去”提供支撑。同时,通过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一批环保企业已经具备了自行设计与制造关键设备的能力,技术水平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已经具备较强竞争力。中国的环保产业发展已初具规模,形成了相对完善的产业体系,产业供给能力和技术创新能力不断提升,服务领域不断拓展,已经具备“走出去”的基本条件。

 

与此同时,我国部分污水和大气污染治理企业已经在“走出去”方面走到了前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环境监测仪器也进入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市场。一些环保企业与跨国公司合作或引入国外资本,实现了装备制造和技术服务的国际输出。

 

2. “走出去”过程中面临多种挑战

 

首先,面临更多来自于目标国环境管理机制以及政策要求等方面的障碍。一些国家的环境标准缺失,或执行不同于国内的环境质量、环境技术和环境污染物排放标准,这意味着项目设计和施工阶段要根据当地要求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

 

其次,目前环保产业主要以单个工程或项目的形式“走出去”,国家层面缺乏支撑环保产业“走出去”的机制。尤其是在金融财税等方面支持力度较小。在国际环保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多是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欧洲等国家的环境公司。这些国家在拓展国际市场初期给予企业不同程度的税收抵免、投融资担保、津贴或补助等直接或间接优惠,以减少企业前期投入风险,但我国已实施的相关优惠政策还较少。

 

再次,环保海外国家更倾向采用工程项目融资管理模式开展环保项目,除了 BOT 模式外,集成投融资及运营服务全过程的 PPP、 PFI等模式更被广泛接受和采用。而国内企业多以 DB、DBO、EPC 等承发包管理模式参与环保工程建设,延伸至投融资前端还需要金融资本实力和项目综合管理能力的大幅提升。

 

最后,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缺乏顺畅的渠道,缺乏对目标国环保产业状况、投资环境、环保政策要求及法律环境等领域的信息,在参与当地竞争时面临重重障碍,所需的成本也更高。

 

3. 环保产业“走出去”路径

 

“一带一路”为环保产业国际化发展提供了重大发展机遇,如何将机遇变为现实? 这是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对此,业内专家提出了诸多见解。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相关课题组提出了“一带一路”绿色发展战略实施框架,探讨了推进实施绿色化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具体方法,从目标、关键指标、重点任务、重大工程、平台建设、资金保障等方面予以明确。

 

(1)加强“一带一路”环保顶层设计,实现生态文明理念、制度及环保标准、产业等全面“走出去”。

 

参与“一带一路”绿色发展战略实施框架编写的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研究员董战峰等专家建议,由国家编制实施“一带一路”绿色发展专项规划,明确“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关键指标、重点任务、重大工程、平台建设、资金保障和实施保障等。同时对“一带一路”沿线的南亚、中亚、俄罗斯、欧洲各国等的绿色发展状况及特征等分国别进行系统评估。

 

对于“一带一路”环保顶层设计,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环境保护合作中心研究员国冬梅建议,用3-5年时间,制订绿色丝绸之路规划和具体方案,建成“一带一路”环保合作信息共享平台,宣传生态文明理念,开展技术交流和科研合作;用5-10年时间,推动建设环保合作与交流基地、环保技术和产业合作基地,建成“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局面;到2050年,生态文明理念、制度以及环保标准、技术、产业等全面“走出去”,区域生态环境环境显著改善。

 

(2)政府引导、建立“一带一路”环保援助计划,以援外项目为先导,推动环保企业走出去。

 

从发达国家环保产业走进我国的模式来看,多以环保理念、法规、制度、技术标准等“走出去”为先导,推动投资国环境政策、技术标准等与本国接轨,为带动本国环保产业“走出去”,创造良好的政策、标准等支撑环境。

 

环境保护部中国—东盟环境保护合作中心副主任周国梅建议,建立国家环境保护对外援助计划,将环境保护作为其中重要支撑内容,与沿线国家共同开发一批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和示范项目,政府搭建合作交流平台,我国企业紧随其后,承担其中的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

 

此外,为避免污染及破坏当地环境所造成恶劣影响,维护“一带一路”建设国际形象,还应当强化对外投资合作行为调控。董战峰认为,应建立对外投资企业环保黑名单制度,对于环境表现差或者出现重大环境事件的企业实施黑名单制,引导企业遵守国内及投资所在国环保法律制度。

 

(3)搭建服务与技术支撑平台,为产业国际化发展提供支持。

 

周国梅还提出,应借助“一带一路”战略,搭建环保产业国际化发展公共服务平台,为我国环保企业“走出去”提供相关信息、政策需求等支撑,为相关国家的环保标准制定提供援助,为环保企业进入该国市场奠定良好的产业环境基础。

 

通过公共服务平台,为中国环保产业优秀技术和产品提供宣传服务;此外,利用公共服务平台,通过第三方技术筛选,制定适用的环保技术清单,并根据清单上的技术,建设一批对外环保示范项目,提升中国环保企业的知名度,推动中国环保企业“走出去”。

 

(4)创新“一带一路”绿色金融激励机制,筹划设立“丝路环保基金”。

 

“一带一路”倡议核心是基础设施建设与可持续投资,这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与热点。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徐庆华提出,中国金融机构和有关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投资项目,需要引入并构建相对高标准的环境与社会风险管控体系。参照相对更高的国际环境风险管控体系标准,将有助于中国推动多边金融体系和企业参与对外投资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项目。

 

此外,应创新“一带一路”绿色金融激励机制,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环保企业和项目的信贷支持,开发专门绿色信贷金融产品以支持绿色产能输出,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绿色投资。“一带一路”绿色发展战略实施框架建议,在“丝路基金”下筹划设立“丝路环保基金”或者专门针对环保的口径,主要用于“一带一路”沿线欠发达国家的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与环境突发事件处理等。

 

所属类别: 新闻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一带一路 合众高科